许晓峰:当代音乐人才选拔是病态的

发布时间:2015-12-12 15:39:33
许晓峰:当代音乐人才选拔是病态的
现代快报记者与许晓峰(右) 现代快报记者与许晓峰(右)

  以一首《红毛衣》风靡北大校园的原创歌手许晓峰,在首都高校歌唱比赛中屡屡败给清华歌手,成名无望。1987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北京大学未名湖畔,许晓峰酒后狂言:“我当不了歌手,就去做华纳的总裁,做歌手的老板!”在场的同学都认为他是酒后胡言乱语。可让大家没想到的是,许晓峰竟然把这个不切实际的承诺变成了现实。

  在担任华纳唱片中国公司总裁五年,签约朴树、老狼、汪峰、周迅、孙楠、那英等艺人之后,许晓峰辞去了这个高级职业经理人职务。开始安心做自己的音乐工程,比如中国大学生音乐节。

  经过10个城市、103所高校、351场比赛,以及“青春音乐公社”为期一个月的培训,11月15日,2015中国大学生音乐节的十组佼佼者即将在南京高淳国际慢城迎来颁奖盛典。许晓峰的追求却不止举办一个有个性的盛典,“我们希望缔造第三代校园音乐的领军人物,我要的就是有思想的歌手,是下一个朴树,下一个高晓松,下一个李健。”

  现代快报记者 徐悦

  实习生 吴玲佳

  歌手当不成就当歌手老板呗

  快报:在网上能找到的您的歌就只有一首《红毛衣》,当年传唱甚远。为什么后来没有坚持创作、歌唱,成为一名歌手呢?

  许晓峰:《红毛衣》我都没有公开出版过,那时只是替北大参赛,算是自娱自乐,没有产生做音乐的念头,反而很想搞戏剧。我和孟京辉同一年考的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他考上了我没考上,所以才干了音乐这行。

  快报:现在的选秀歌手和您那时候的选秀歌手有什么不同?

  许晓峰:两个不同。第一,我们当时没什么职业化企图,都是代表学校,为校争光,现在选秀歌手都以进入这个行当为主要目的,想成为一名职业歌手;第二,我们那会儿更愿意展示个人的风采,都是原创歌曲,现在的选秀拼的是唱功,这个性质有点不一样。

  快报:网上流传您在酒后狂言“当不了歌手,就去做华纳的总裁,做歌手的老板”,是真的吗?

  许晓峰:当时我也是校园歌手,我们乐队在北大挺厉害,学校的首届十佳歌手我们也拿了冠军,但到了北京市比赛,就拿不到名次。因为刘欢实在太厉害了,还有宋柯,这俩经常一个冠军一个亚军,所以很郁闷。喝了点酒呢我就开玩笑说歌手当不成就当歌手老板呗。

  我们想培养一批有思想的歌者

  快报:大学生音乐节遵循一种怎样的活动机制?

  许晓峰:名字叫音乐节,实际上是一个完整的链条。首先,我们在全国的高校举办大学生歌唱比赛,选拔出一批人才集中到南京高淳的“青春音乐公社”训练营。训练过程中请校园音乐行业里最顶尖的高晓松、老狼、水木年华、叶培等来给学生授课指导、同台演出,这是一个人才培养的过程。最后,评选出十大歌手,这十组歌手一起回到他们所在的十个城市做巡演。下周就是南京站,巡演之后会有颁奖盛典,然后我们将集结出版十个人的原创专辑。

  它是个全产业链的音乐项目,我们整年都在做这件事,和一般的为期三五天的音乐节不一样。

  快报:您一直推崇原创音乐,我看到大学生音乐节的宗旨也有“创意”这一项,那原创性在整体的选拔系统中占了多大的比重?

  许晓峰:不会创作的进不到我们的决赛。我们不选声音,我们选创作的人。不具备原创性,唱得再好、模仿得再好谁听啊。专业性的东西比如编曲、录音我们可以配给他们,但表达是他们自己的。

  快报:通过大学生音乐节和青春音乐公社,您期待它们最终达到什么目的?给音乐界带来一些什么样的新声音?

  许晓峰:对于中国校园音乐,我是这么划分的。

  第一代在抗战时,聂耳、冼星海一辈人,用思想、精神引领着热血青年投笔从戎。

  第二代是八、九十年代,从刘欢开始到高晓松、老狼、水木年华和朴树……

  但是到2000年就没有了。

  我们希望缔造第三代校园音乐的领军人物,希望通过5年到10年的打造,能够推出一批具备这种精神的音乐代表,创造出未来几十年以后都好听的经典之作。

  我要找的就是下一个高晓松,下一个李健,下一个朴树,这种有思想的歌手。

  校园音乐的特质是诗性和灵魂

  快报:您认为校园音乐的本质是什么?最重要的是哪些特质?

  许晓峰:我认为经典的作品应该有两个条件,第一是诗性,你的表达和旋律都让人听出诗性,把音乐拿开,作品就应该是一首诗,像许巍、汪峰、朴树、高晓松,都是这样的典型代表。第二是灵魂,创作不是辞藻的堆砌,是对生活的感悟,对社会的态度,甚至哪怕是批判都没有问题,但必须是自己真实的想法和态度。现在以模仿、翻唱为主的选秀和低俗的网络音乐把这些东西掩盖了。

  快报:在大家的印象里,校园音乐似乎就是校园民谣的代名词。

  许晓峰:民谣在国内是很流行的。上一代人选择民谣是受到物质条件限制,就只有一把吉他,只能用民谣来表达。另外,民谣直抒胸臆的表达方式很适合年轻人。民谣比较舒缓,符合国人的心跳和脉搏,摇滚可能更合适欧美一些。所以民谣在很长时间内应该还是中国音乐的一个主导。

  现在音乐人才培养是病态的

  快报:目前国内校园音乐和90年代比起来可以说是相去甚远的,您觉得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状况?

  许晓峰:我认为和现在整个的产业环境、产业生态有很大关系。

  现在音乐人才选拔主要来源有两个。

  一是选秀节目,这些节目大多并不注重原创性,而是注重表演性、娱乐性和选手本身的话题性。这些选拔出来的人才可能会红,但是没有作品可以支撑他的长久发展,所以节目搞了那么多届,留下来的寥寥无几。二是靠草根的歌手在网络上推广自己。

  这两种都不符合音乐产业应有的生态环境,人才成长的土壤都不是很具有合理性。

(责编:阿菲)


爱YY,爱生活,精彩观影,从爱YY影视社区开始!爱YY影视精彩影片推荐:黄飞鸿之英雄有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