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贪官将数千万赃款铺地上欣赏 称终于有钱了

发布时间:2015-05-11 22:29:57
河北贪官将数千万赃款铺地上欣赏 称终于有钱了

河北贪官将数千万赃款铺地上欣赏 称终于有钱了

《廉政瞭望》2014年22期

又一名官员死于“心病”。11月4日,广东惠州市人大常委会正科级主任科员宗先忠,从18楼一跃而下。当场死亡。据南方都市报报道称,宗先忠10月31日刚被确诊为重度抑郁症。

近年来官员非正常死亡案例多发,死因大多指向心理问题。

人食五谷杂粮,难免生病,官员也不例外。不过,当一些病症源自特定群体中不健康的心理与生活方式,这就需要警惕了。

官员作为社会公共资源的掌管者和支配者,对社会发展负有特殊责任。其身心健康,不仅是一个医学问题,也是一个关乎执政能力建设的政治问题。

易得什么病?

6月,北京市石景山医院体检中心医生刘艳发表了一篇与官员健康有关的论文。研究的样本是去年北京某区462名在职处级干部的体检结果。

样本中的体检者,出现异常的检出率为100%,其中代谢性疾病和心脑血管疾病等慢性非传染性疾病患病率最高,如高血脂、高血压、脂肪肝、高尿酸等。

这些病几乎是官员的通病。

安徽医科大学附属省立医院王晓玲通过分析2009年到2011年在该院体检的3267名官员体检结果,发现高血脂、高血压、高血糖、冠心病、眼底动脉硬化等已成官员的主要病种。

2009年发布的《中国公职人员健康白皮书》披露,公职人员级别越高则健康状况越差。领导岗位公职人员的体检异常率高达98.5%,其中血脂异常37.8%、血压增高18.9%、血糖增高10.3%、脂肪肝36.9%,这些都比普通公职人员高出5%-10%。

这些疾病多与官员群体的工作生活方式相关,尤其是心理状态。

成都市某医院医生李勇告诉记者:“据统计,人生理上的病有50%—80%是由于心理因素引起的。不能说官员生理疾病都是心理引起的,但官场心理波动相对可能更强。”

他解释称,“如果经常压抑自己,身心不平衡,情绪低沉或者是容易被激怒就容易患高血压。”

过于忙碌、情绪波动大的人则容易得心脏上的疾病。他曾接触过一名患有心脏病的官员,“本来交流得好好的,他突然会因为其他的事情发火,吼几句一起来的人。吼完之后,又好像没事了,情绪波动非常大。”

厦门大学历史系教授佳宏伟曾研究,清雍正年间,发现在当时官员群体中,患怔忡的人最多,死在这个病上的人也特别多。怔忡是指患者心脏跳动剧烈的一种症状,也就是现代心脏病的一种。这显然也与当时严苛的官场有关。

这些心理压力放任不管,就可能产生各种心理疾病,“用怪异的行为满足自己。”电子科技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中心主任李媛告诉记者。

典型的案例是已处极刑的巨贪、原河北经贸厅副厅长李友灿。他在短短20多个月,受贿4700多万现金,一分都舍不得花。每次他到藏钱的小屋,就把现金一摞摞铺在地上,“静静地欣赏”,于是便觉得“我满足了,我现在终于有钱了”。

对于官员的心理疾病,舆论关注较多的是抑郁症。但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胡月星曾对511名官员的心理状况做过调查,焦虑症状、敌意、偏执症状、精神症状四种更为突出。其中正科级以及副厅级官员可能有心理问题的比例更高。

当然,身体机能的异常状态也会导致心理的变化,尤其是一些慢性病,会导致抑郁悲观等不良情绪。这些不良情绪又会对生理疾病产生不良影响,形成恶性循环。

得病影响什么?

得病会影响工作吗?这不能一概而论。

很多官员带病坚持工作,且工作成绩突出。这样的干部,多年来一直是我们宣传的典型、学习的楷模。

不过,就普通人来说,生病,尤其是急重症,对工作确实有影响。

湖南某县一名官员就曾告诉记者称,他所在县药监局局长长期患病住院,不得不由副局长代理其工作。

与此相比,心理健康与疾病就复杂一些。

领导需要具备决策能力和思考能力,一旦心理出现问题,这些思维功能就无法正常运转。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院长许燕称,“你就会发现这个干部越来越不胜任了,紧接着,就会出现逃避责任的问题,人在身心枯竭的状态下,没有力量承担责任,会躲避、推卸责任。”

2011年底,中央纪委等三部委也曾联合下发称,官员“因心理问题导致严重焦虑、抑郁乃至非正常死亡事件,不仅给个人和家庭带来不幸,也给党和国家的事业带来不利影响。”

李勇告诉过记者一个真实的案例:某局党组书记和局长闹矛盾,都说对方有问题。“姑且不论两人是否真有问题,这种人际纠纷说明这两个领导心理多少都有点问题,敌意、偏执。”

2人闹矛盾的结果是,8年内这个局里没有提拔过干部,结果整个单位矛盾四起、危机四伏,风气都坏了。

一名市级官员告诉记者称,“上述如此激烈对抗、影响单位的例子在官场中很少”,“影响工作是一个很模糊的说辞,再加上官员考核本来就不能量化,是否影响工作就更难界定了。”

那得病会影响仕途吗?

最新的《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也将“身体健康”的规定改为“具有正常履行职责的身体条件”。

采访中,这被相关专家解读为:即便生理或者心理有一定的疾病,但只要不影响工作,具有正常履职能力,都不会影响提拔。

有学者称,在官场中,“抑郁症”这三个字是绝对的禁词,没有人会主动提,甚至私下打听也犯忌讳。因为组织有规定,患有抑郁症的官员是不允许被提拔的。

上述市级官员称,他并不知道有这样的规定。只有上述中央纪委等三部委下发的文件中提到,“考核干部既要全面考察干部的德、能、勤、绩、廉,又要注意了解干部的心理素质,重点看面对名利得失和进退留转、承受较大压力、遇到困难挫折时的精神状态和应对能力”。

文件还提出,“准确评估干部心理健康状况,并将有关信息作为选拔任用干部的参考依据。”这目前还只在一些地方试点。

不过,据说这些针对干部的心理测评方式,正不断被专门研究应试的人破解。

承认自己心理有问题,在官场确实有风险。

“不要说承认心理有问题,就是公开说心理压力大,领导也会觉得你跟不上形势和要求。”上述官员称。

北京市直属机关一名官员直言,“承认自己有心理问题,就不得不放弃很多已经得到的东西。我即使感觉自己心理有问题,也不会去咨询,因为没有人能保证我这些隐私不外传。我也不愿意向家人或朋友倾诉,以免让他们担心,所以什么事情都自己扛着。”

生病也成筹码?

无论是对生理还是心理疾病,当下官员更能正确的处理。

有观察者告诉记者,现在社会更加多元,一些官员在官场感到身体和心理压力不能承受时,可选择的路径也更多,“并不会像以前呆在官场不愿走出去”。

但有一些官员却将病情作为仕途钻营的工具,当做与组织讨价还价的筹码。生病隐瞒还是公开,都成了一种策略。

中部一名官员就曾告诉记者,该省某局领导在局长位置上已经快两届了,省里准备将他调整到社科院去。在考察前,他就听到了风声,于是把自己的病情公布出来,马上到上海去治病。一去就是几个月,让组织部那边的考察完全没有办法进行,程序走不动。最终他当年没有调动。

“这当然也与他背后活动有关系。不过第二年,他还是被调到政协去了。”上述官员称。

有些官员甚至将病情作为对抗组织的工具。

刚落马的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陈川平也是将病情当做策略的典型。

他担任太钢集团副总经理时,与时任企业负责人存在矛盾。他知道自己的病情一旦公开,肯定晋升无望,因此一直在秘密治疗。直到他出任总经理的事水落石出,才公开自己的病情。

在北京做手术时,陈川平不仅有专门的护理团队,连秘书、办公室人员都带在身边。出手术室没几天,他就在病房听汇报,做指示。一名太钢集团人士告诉记者:“对这件事,不同的人有不同看法。有人说陈川平揽权,自己都病成那样,还要遥控指挥;也要人说陈川平敬业,带病坚持工作。”

一名市级官员告诉记者称,今年年初,某市市长在被“两规”落马上,就公开叫嚣说,反正我已经得了癌症,命不长了,如果要两规他,他就自杀。

当地纪委并未受这种“狂言”的影响,按照程序对他进行了“两规”。“后来也没有见他自杀,还是舍不得。”上述官员称。

官员生病需要关注关怀,但官员生病也不会有特权。

“出了心理问题,最直接有效的办法还是进行自我调适。”李媛介绍,“心理学不改变外界,只改变内心。帮干部们在官场现实中调整心态,合理化处境,让他们觉得自己已经尽力,这样就会心安无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