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交换电子邮件地址或电话号码

发布时间:2018-10-09 09:02:23
本文关键词:工资,文章,零工,,自由职业者

网易科技讯 9月10日消息,《大西洋月刊》刊文称,网络零工经济正处于“逐底竞争”的状态。当各种网络自由职业平台不断涌现,全世界都在竞争同样的工作的时候,工作者们会得到什么样的报酬呢?会有什么样的经历呢?虽然数字劳动力市场旨在让卖家可以把自己的劳动力卖给任何愿意支付最高价格的人,但牛津互联网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发现,它们也能帮助买家找到出价最低的卖家。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在网上,你几乎可以买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牙膏,各种书籍,可以让你舔你的猫的塑料装置,等等。在Upwork、Fiverr和Freelancer.com等数字工作平台上,你几乎可以购买任何的服务——通常是来自世界另一端的人,有时只需花几美元。在当中最流行的Fiverr上,你会找到愿意写电子书的人,不管是写什么话题;你会找到愿意表演“为伯尼·桑德斯配音”的人;你会找到可为你写Tinder个人简介的人;你会找到可为你的房地产公司设计logo的人。出售这种劳动力的人分别住在尼日利亚、墨西哥、英国和孟加拉国。他们对这些任务的收费都是5美元。

网络零工经济发展迅猛 平均工资却日渐下降

巴基斯坦的一家网络咖啡屋

对于买家来说,这些网站的吸引力是显而易见的:它们是很好的平台,在上面很容易就可以找到愿意廉价工作的熟练卖家和半熟练的卖家。它们跟踪任务完成的进度,允许卖家给工作者打分,并提供专门的人员来帮助解决纠纷。出售技能的人也是赢家:工作者——尤其是那些生活在海外的人——可以赚到不少美元钞票。在线自由职业网站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让一些人得以离开他们在本国薪水很低的正职工作;它还让学生和那些缺乏工作经验的人出售他们的劳动力,得到好的评价,并开始积累客户。这些网站大多数都可以让人免费列出自己的技能,一旦自由职业者开始获得评价——他们可以从实际的客户、购买他们服务的朋友、来自“Fiverr评价”等Facebook群组的人那里得到评论——其他买家就会信任他们,雇佣他们。

逐底竞争效应

全球已有超过4800万人在可让他们出售劳动力的网站上注册。由于相信数字经济有潜力帮助人们脱贫,马来西亚和尼日利亚等国家已经开始展开项目,培训居民使用在线劳动力平台;马来西亚的目标是,到2020年,让34万名工作者(大部分来自收入最低的40%)能够通过网上自由职业谋生。

全球数字劳动力规模将只增不减:去年有近2.5亿人首次触网,如今大约有40亿人(占世界人口的一半以上)拥有上网条件。2016年,世界银行估计,全球在线自由职业市场规模为44亿美元。

但尽管自由职业网站可能帮助了一些人提高收入,增加雇主选择,但它们却迫使每一个新注册的工作者都进入了一个充满无休止的竞争、薪水底下、几乎毫无稳定性可言的全球市场。几十年前,唯一将工作外包到海外的公司是那些拥有资源在其他地方建立制造工厂的跨国公司。如今,独立企业和个人也在利用互联网的力量来寻找世界上最便宜的服务,看到全球化的负面影响的不仅仅是制造业工作者。在全美范围内,像平面设计师、配音员、作家和市场营销者这样的人员也不得不不断降低他们的收费来竞争。

牛津互联网研究所的教授马克·格雷厄姆(Mark Graham)表示,“该市场确实存在一种逐底竞争效应,因为劳动力明显供过于求。”格雷厄姆和他的同事一直在对数字经济进行广泛的研究,采访了数百名数字工作者,且分析了数万个项目的数据。他们发现,大多数买家位于美国等高收入国家,多数卖家位于印度、尼日利亚和菲律宾等国家。虽然数字劳动力市场旨在让卖家可以把自己的劳动力卖给任何愿意支付最高价格的人,但格雷厄姆和他在牛津的两位同事伊希斯·赫约思(Isis Hjorth)和维利·莱道恩维尔塔(Vili Lehdonvirta)发现,它们也能帮助买家找到出价最低的卖家。

17岁的塞尔维亚女生伊莲娜在Fiverr.com上列出了自己的服务。她告诉我,“价格实在是太低了,但它就是这样。谁出价最低,谁就能获得工作。”(《大西洋月刊》没有披露她的姓氏,Fiverr禁止用户分享邮箱地址和个人信息,所以她没有说出自己的全名。)伊莲娜提供的服务包括:把1000个塞尔维亚语单词翻译成英语,做PowerPoint演示文稿,甚至“写一封漂亮动人的情书”。每项服务只要5美元。Fiverr平台从中收取20%的佣金,然后她还得向PayPal支付手续费,也就是说她从每项服务中仅能赚到3美元左右。

我是在上Fiverr的网站是遇到伊莲娜的。我很好奇我只需花5美元就能买到的东西的质量,于是雇佣了她和其他的一些自由职业者来做一些任务。只需要花费7美元——5美元的服务费用,外加Fiverr的2美元抽成——就可以让伊莲娜给我写一封200字的情书。情书写得很好:我告诉她,我和我虚构的情人约会了161天,她把这几个数字加起来,得出8来,说“8”侧翻就是无限符号。“我想把‘8’从左边侧翻下去,永远和你在一起。”她写道。

平台各有差异

Fiverr成立于2010年,其宗旨是帮助买家减少麻烦,让他们能够更容易找到自由职业者,更轻松地与后者进行合作,让购买劳动力和在网上购买T恤一样简单。在一份声明中,该公司的发言人萨姆·卡岑(Sam Katzen)称Fiverr是“一个让任何人都能成为实干者的全球社区”。自2015年以来,自由职业者可收取超过5美元的费用,他们的收费也在不断上调:据卡岑说,只有5%的服务收费是5美元。她指出,去年,Fiverr推出了一款名为Fiverr Pro的产品,该产品会展示经过Fiverr审查的高质量员工,因而收取更高的费用。我发现许多logo设计师在Fiverr上列出的服务价格为5美元,而Fiverr Pro的设计师们的收费则要高得多,从375美元起步甚至更高。

数字自由职业者网站各有差异。在Fiverr上,买家和卖家通过平台匿名通信,不得交换电子邮件地址或电话号码。这一规定旨在确保人们不会跳过平台私下进行联系和合作,让Fiverr避免得不到佣金收入。任何人都可以创建个人资料页面,并立即开始销售他们的服务,但他们不需要上传自己的照片,不需要输入他们的学历,也不需要使用他们的真实姓名。因为人们不能交流太多关于自己的信息,所以买方很难知道你在雇用谁。我花了5美元雇佣了上面的一名工作者写一篇以基督教为主题的博客文章,她在个人资料中所写的名字是“黛博拉·赫顿”(Deborah Hutton)。页面显示,她是一名“新闻记者培训员”,照片上是一位戴眼镜的白人年轻女子面带微笑看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但在拿该照片去进行谷歌图像搜索以后,我发现它实际上是一张Adobe股票照片,标题是“在咖啡馆使用笔记本电脑的快乐女人”。黛博拉·赫顿这个名字与《Vogue》2005年去世的一名英国记者同名。当我问“黛博拉”是不是她的名字时,她没有回信。Fiverr将她的所在地列为尼日利亚。(相比之下,Upwork等网站则要求员工提交包括真实照片、资历和学历的申请。)

互联网使得所有工作者都处于平等;买家也不可能知道坐在电脑后面的劳动力卖家究竟是谁。这对许多人来说是一大利好。格雷厄姆与那些在所居住的国家没有合法移民身份,但仍然能够在网上谋生的人交流过,也接触过那些失去工作,但谎报年龄找工作的年长工作者。

但人人平等也意味着有着同样技能的人要收取同等的费用,不管他们的实际资历如何,即便他们生活在生活成本相差悬殊的国家——美国人和其他发达国家的技术工作者在竞争中会尤其吃力。这也是为什么哈佛大学经济学家理查德·弗里曼(Richard B. Freeman)在十多年前警告称,全球劳动力的增长以及各地受过良好教育的工作者的激增,“给美国经济带来了自大萧条以来最大的挑战”。

有的混得好,有的混得差

莫妮卡·泰勒(Monika Taylor)住在美国,她在业余时间提供价格5美元的算命服务。她告诉我,她主要是在Facebook和Pinterest上以大约65至85美元的价格出售自己的算命服务,但在无意中发现Fiverr以后,她觉得那是一个可增加她能接触的人数的好方法。虽然当她看到别人的算命服务收费只有5美元时,她犹豫了一下,但她最终还是决定到该平台把自己的服务列出来,因为她觉得一旦有了足够多的客户,她就可以提高收费了。她说,在过去几年里,她得到了一些客户,但在她最近把收费从5美元提高到15美元以后,人们就不再买她的算命服务了。现在,她又重新主攻其它的一些平台。她告诉我:“如果我要靠Fiverr过活的话,那我就得住在桥下了。”

卖家们知道,如果他们发牢骚或要求支付更高的费用,就会有数百万其他的工作者替代他们。格雷厄姆发现,他们也不愿携手其他的工作者来共同提倡改善工作条件,因为他们把那些人视为竞争对手,而不是同事。“他们不想小题大做,他们只想得到五星好评。”格雷厄姆告诉我。研究人员在总结他们的研究的一篇论文中写道,许多工作者愿意把工资降低到他们认为不公平的水平。

当然,也有许多人在网络数字经济中获益不少。格雷厄姆和他的同事采访了菲律宾的马尼拉大学教授阿尔文(Arvin)。在注册加入一个数字平台时,阿尔文对自己在大学的低工资和通勤时间过长感到沮丧。而在他开始销售搜索引擎优化服务以后,他马上就能够离开他的大学工作,并且很快就赚到了三倍于以前的收入——大约600美元一个月——每周工作25-30个小时。另一位住在越南的工作者Kim-Ly在网上找到了一份数据录入的工作,每小时工资8美元,这是她之前在一家银行做会计时的收入的四倍——因而她能够到国外旅游和购买奢侈品。

我还联系了24岁的巴基斯坦人贾汉兹布·马利克(Jahanzeb Malik),他告诉我,在Fiverr平台为要向投资者宣讲的初创公司制作PowerPoint演示文稿的两年时间里,他赚了大约5000美元。他说,他在学校的时候就用过Fiverr,从中赚到零花钱让他感觉很好。他透露,他擅长PowerPoints制作,擅长社交媒体,通过在Quora等问答网站上回答关于Fiverr的问题,他成了Fiverr卖家社区的一个“像导师一样的人物”。这让他得以创办自己的网站NerdsHD.com,在那里,他撰写有关数字经济的博客,并出售他在Fiverr卖过的东西,但价格更高。他告诉我,他在Fiverr的工作经历让他积累了客户,提高了知名度,故而能够创建属于自己的平台。

然而,对于其他的工作者来说,自由职业者平台的工作太不稳定,无法维持生计。例如,雇用Kim-Ly的那家公司把她的报酬降低到6美元,然后关闭了项目。当她找到一份新工作时,每小时的报酬只有4美元。她告诉研究人员,她并不懂得怎么去讨价还价,来为自己争取更高的薪水。另一项针对欧洲不同的数字工作平台的研究发现,绝大多数列出服务的人从未受雇过任何工作。

来自塞尔维亚的那位妇女伊莲娜告诉我,她已经接受了这样一个想法,即为了得到任何的工作,她必须提供尽可能低的报价。我雇来写一篇短篇小说的一位23岁匿名女士住在加拿大,她想成为一名作家。从2015年起,她就开始在Fiverr上写文章,她告诉我,虽然一开始很难找到工作,因为有很多卖家与她竞争,但现在她得到了很多好评,而且工作稳定。她为我写的500字的故事很有趣,而且简洁精炼,但她只收取5美元。三年多过去了,她仍然把Fiverr视为一种赚取外快的方式,而不是一份全职工作。

吉纳维芙·汉农(Genevieve Hannon)曾是纽约市的一名配音员,在那里她曾是美国演员工会暨美国广播电视演员工会联合会(SAG-AFTRA)的成员,这意味着她有时做个电视旁白宣传就能赚到500美元。她告诉我,她的年收入在8.5万至10万美元之间。她最终离开东海岸,在犹他州成为一名兽医技术人员,但当她决定通过在网上做配音工作来增加收入时,她不得不大幅降低收费,才能在Fiverr上找到工作。一开始,她对100单词配音收费仅为5美元,这让她感到内疚,因为她知道自己在帮助大幅压低工会同行的费用。在开始得到一些好评以后,她慢慢地提高了收费,最终一年挣了1.7万美元。但她告诉我,为跨国公司工作让她感到内疚,因为这些公司之前雇佣工会配音员的薪水要高得多。她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如果她重新加入工会,她就不会得到太多的工作,因为很多买家都跑去了数字工作网站。但是Fiverr并没有给她赚到那么多钱。她告诉我,她最终因为在与一位客户的通信中列出自己的网站而被逐出Fiverr平台,她也欣然离开这个网站。她说道,“觉得自己没有做任何有害于整个配音员群体的事情,给我带来了巨大的解脱感。”不过,随着她被禁止使用Fiverr,她得寻求其他的数字工作网站来销售她的服务。她表示,那些网站触角没有Fiverr那么广泛。

强者愈强

至于这些网站平台如何能够给工作者带来更好的报酬,格雷厄姆提出了一些建议。例如,他建议成立一个全球组织,这或许可以确保国际劳工标准得到满足。他最近给倡导公平工作的基金会FairWork Foundation撰写了一份提案,提议该基金会向支付最低工资并公平对待工作者的公司提供证书。工作者们也可以组成数字纠察队伍,共同对付那些薪酬不公平或待遇不佳的雇主,或者他们可以聚集在Reddit或Facebook上,分享有关薪酬较好的零工任务的信息。例如,亚马逊Mechanical Turk上的工作者有可让用户给雇主打分的浏览器插件Turkopticon。其他零工行业的一些工作者建立了一些平台合作社,让目的是更好地控制收费和工作条件问题。

这些变化可能不会对与海外人员竞争的美国和加拿大工作者产生太大的影响。但格雷厄姆指出,在发展中国家,给工作者带来更好的报酬会对其他所有的人都产生积极的影响。美国法律规定,任何使用这些平台的雇主都必须遵守其所在国家的劳动法。“我想,在这个现实中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我们能够……”他告诉我说,“给那些目前工作条件糟糕的人带来改善,而不是降低每一个人的工作条件。”

长期以来,美国一直认为外包利大于弊。当美国企业当初开始向海外派遣制造业岗位时,数以百万计的美国顾客能够花更少的钱购买商品,这也让他们变得没那么忧心成千上万的制造业工作岗位的流失,但我们从来没有找到一个方法来帮助全球化的输家变成赢家。

美国人仍有可能认为,从整体上看,最近的外包浪潮也是有益的。但是,那些因为外包而失去饭碗的人通常会得到的建议——接受更多的教育,接受更多的培训——在一个全世界受过良好教育的人都在竞争的经济环境中变得毫无意义:在Fiverr上,我看到有个巴基斯坦人对建筑设计服务仅仅报价5美元。

对于许多拥有出色技能的人来说,Fiverr和其他全球服务销售平台代表着一个巨大的机会。格雷厄姆告诉我,在那些平台上发展得最好的是“最顶尖的那些人”。最近的一篇论文预测,“马太效应”(在社会学中,马太效应是指富者越富,穷着更穷)可能会开始主导全球零工经济,在这种经济中,强者愈强。不过,其他所有人的状况都会变糟糕。(乐邦)

王凤枝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孙博_NBJS6454

推荐阅读/观看:湖北网站建设 http://hbwzzz.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