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的不断增长在如何创造一个全新的西雅图

发布时间:2018-09-27 09:29:08
亚马逊的不断增长在如何创造一个全新的西雅图 本文关键词:西雅图,美国,贝索斯,杰夫·贝索斯

亚马逊的不断增长在如何创造一个全新的西雅图

巨型球状镂空建筑位于亚马逊摩天大楼区域中间,周围的区域在施工

网易科技讯8月26日消息,国外媒体Fast Company撰文讲述亚马逊无休止的增长在如何创造一个全新的西雅图。文章称,在该土生土长的科技巨头驱动下,“翡翠城”蓬勃发展。亚马逊同时也在试图让西雅图变得更加适于居住。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在我位于西雅图市中心的工作地往窗外看,进入眼帘的全都是起重机、建筑和挖掘工程。虽然这听上去似乎有些夸张,但我所在的位置让我处在西雅图从一个小型大城市到某种大都市的转变的中心。更准确来说,它也许该被称作亚马逊对西雅图的改变。

其它的大型科技公司——微软、苹果、谷歌和Facebook——都是诞生于郊区,又或者已经离开了那里。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1994年在一个郊区的车库创立了亚马逊,但此后该公司扩张到西雅图的各个地方:如今已被拆的金圆顶体育场(Kingdome)南部非常有名的烧烤区旁边;曾经的海洛因区域的中心;一片原来是医疗机构的建筑群,从南边开车进入该城市时,它看上去就像是超级大反派闪闪发亮的巢穴。

亚马逊全球不动产和设施副总裁约翰·舒特勒(John Schoettler)说,早在2005年公司考虑原有租约在2010年前到期后的计划的时候,贝索斯跟他说,“我希望我们留在西雅图。”那番话驱动了该公司后来的发展计划,使得该全球第一大在线零售商成为该城市最举足轻重的存在。

时至今日,亚马逊称它在西雅图拥有大约850万平方英尺的空间(不过有的房地产行业消息源估计,该数字接近于1000万平方英尺。)这让该公司占据了该城市大约19%的高级办公空间,去年新增的市中心办公空间约70%专属于亚马逊。它预计到2022年其在当地的办公空间将达到1200万平方英尺,但从过往来看,实际的扩张情况都超出了它自己的预估。它在西雅图的印迹——不管是经济方面,还是实体的办公空间方面——未来几十年将会改变整个城市。

亚马逊并没有设立周围保安严密的封闭企业园区,其办公楼纵横交错于西雅图的多个地方,包括:市中心北部边缘的区域,市中心北部的Denny Regrade,南湖联合区以北,微软联合创始人保罗·艾伦(Paul Allen)旗下收购和改造的一片旧轻工业区域(艾伦对该城市数十年之久的影响的一部分)。亚马逊的标志性塔楼——Doppler、Day 1以及另一座目前在建设当中的塔楼——是它在南部的园区的主要组成部分。该公司的2.5万名市中心员工也遍布于辨识度没那么高的另外30多座形态各异的办公楼,它们大多数楼下都有零售店和餐馆。

在旗下的塔楼和较小的办公楼,亚马逊打造了通风廊和过道,将其作为休闲休息和餐食的公共区域。它甚至向员工免费提供香蕉。它的三个相连的巨型球状镂空建筑Spheres临近两条城市街道之间的大区域,那些圆顶建筑布满植物和树木,旨在帮助员工放松身心和会面。

亚马逊的不断增长在如何创造一个全新的西雅图

亚马逊在它的穹顶建筑和一座塔楼之间打造的小型狗公园

Spheres空间有一片非常大的人造草皮区域,等到施工完成以后它可能就会换上真的草皮。该空间还有一个小小的狗公园,里面有片清洗区域。该狗公园对公众开放,有无处不在的保安巡查,不过它对于员工也很有帮助:亚马逊称,公司的员工注册登记了4000条狗,每天被带去上班的狗约有1200条。

据亚马逊称,公司内部的餐饮区域只能够容纳它大约30%的员工,因此午餐时间会有大量的员工跑到各条街去吃饭。每天约有35辆食品卡车在该区域停留,街上各式各样的餐馆都有,有平价的,有卖快餐的,也有高档昂贵的。

亚马逊对于它的庞大覆盖范围也毫不遮掩:它做了张显示其各处办公楼的精美印刷地图,今年早些时候也开始展开公众导游。它的无处不在不仅仅体现在它的办公空间上:它将其家乡熙熙攘攘的市中心区域用作各种新奇想法的试验台,比如亚马逊生鲜服务Amazon Fresh、亚马逊储物柜Amazon Locker(最先出现在当地的一家711便利店)和亚马逊同日送达服务Amazon Same-Day(正式推出以前,一辆没什么标志的汽车里的一个家伙通常会在我们下单几个小时后便将包裹送到我们家门口。)亚马逊生鲜自提服务AmazonFresh Pickup,星巴克SoDo总部外面有个站点。免排队结账便利店Amazon Go位于该公司的其中一座塔楼的第一层,它配置人工智能技术,能够自动判断你取走了什么,在你离店的时候会自动从你的亚马逊账户扣费,让你不必排队结账。(该商店目前仅对亚马逊的员工开放,但我在去不久以后也将成为亚马逊站点的全食超市的路上会经过它。)

到处都是起重机

在一个日益密集的市场,亚马逊并不是唯一一家争夺办公空间的公司。西雅图在上一个互联网繁荣时期至2007年房地产业衰退期间曾经历过开发低潮,整个城市到处都留下了一些深坑,包括市中心。在亚马逊不动产和设施部门办公室的会议室,有张地图不仅仅标记了它的许多建筑,还标记了竞争对手们所占据和建起新楼的地方。

部分因为西雅图亟需新的办公空间,7月跟踪全球建筑起重机的公司Rider Levett Bucknall称,该城市在运转的起重机达到58架,领跑全美国。排在第二的是洛杉矶,它的面积达到西雅图的六倍之多,但起重机只有36架。西雅图占据头名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起重机辨识度很高,相比之下地面的情况就没那么容易看到了。西雅图市中心约有3500万平方英尺的办公空间——但其中的500万平方英尺是在2015年和2016年增加的,1500万平方英尺是早期放行建设的,2020年前竣工。截至2016年底,市中心在施工的建筑达到68座。

住宅建筑同样在疯狂增加:市中心区域有近1万套公寓定于今年开放。(其中的一些公寓应该会被新的亚马逊员工迅速抢占——该公司在西雅图有数千个开放的工程和技术类岗位。)2010年代以来该城市已建成或者正在建造的公寓数量超过此前50年的总和。美国人口统计局表示,2015年7月至2016年7月,西雅图是美国50大大都市区域中人口增速最快的一个,增加了近2.1万人——增长3%以上。自2010年4月以来,该城市累计增加了10万人口。

亚马逊的不断增长在如何创造一个全新的西雅图

各个瓷板和一个大大的Kindle雕刻品标志着亚马逊数款产品的推出

西雅图之前也曾经历过这个。数十年里,它曾是一个公司城镇,那家公司是波音,尽管它的经营远离市中心,主要是在西雅图的边界。我多年来的隔壁邻居是一位已经退休的波音工程师;我的房子原来的两位房东也曾在波音供职。该公司在两个顶峰时期在该地区的员工数量高达10万人。

然而,1971年的一个著名告示牌讲述了在波音在四年间裁员6万人后,该城市在低谷期间发生了什么的故事:“但愿最后一个离开西雅图的人,把灯关上”。清楚记得这一切的西雅图人颇为担心取代波音地位的新巨头日后也会撤走。(波音仍雇用7万名当地的职员,但在先后发生了金融危机,破坏工会,将工作外包给无工会的州,将总部转移到芝加哥等一连串的事件后,它的影响力已经衰退不少。)

虽然微软在西雅图当地有4.6万名员工,但他们大多数都在位于郊区的雷德蒙德的一个庞大的园区。该园区占地500英亩,使用面积达1500万平方英寸。它等于跟西雅图其它的地方隔绝开来。由于看不到微软的存在,相比波音或者亚马逊,它不怎么被当地的人想起,尽管在非当地人的印象里微软是“在西雅图”。

我所在的接近于西雅图浮桥一端的街区以前有不少的微软员工;现在,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的员工我也常常会碰见。

亚马逊的不断增长在如何创造一个全新的西雅图

亚马逊计划在其园区其它地方大规模打造的“活体墙”样本

举足轻重的企业公民

虽然西雅图大都市区域有着诸多的经济活动,该区域也充当硅谷公司的北部基地——当中不少公司很高兴能够多一个可供它们招募工程人才的地方——但亚马逊在规模上占据绝对的统治地位。它的市值和办公空间面积是一方面。该公司的市值最近也达到5000亿美元,掌舵者杰夫·贝索斯也一度从西雅图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夺走世界首富宝座。(两人都居住于原来就富有而现在超级富有的麦地那社区,开车从西雅图穿过华盛顿湖的浮桥很快就能到达那里。)

亚马逊还是最大的雇主之一,在全美各地共有4万名员工,在它的总部区域有2.5万名。舒特勒称,亚马逊是西雅图的第一大纳税者。(该公司受益于西雅图公共交通系统的升级,也曾资助过该城市,向它捐资超过550万美元来打造新的有轨电车,以及在通勤时段每10分钟提供一班车。)2012年,它的白领员工的工资基本上都超过西雅图已经颇高的工资中位数,而且许多员工的薪水远远高出该中位数,毕竟程序员人才争夺十分激烈。在亚马逊在当地成立23年以来,该地区也涌现了数百位百万富翁和一些亿万富翁。由于该公司股价的持续飙涨,工作数年的上层员工很容易就能达到100万美元的身价。

舒特勒称,亚马逊“在帮助塑造一个社区,创造一个社区,”他认为它有着“很大的责任”。亚马逊和过热经济中的其它公司塑造的那个社区有一大弊端:房价和租金都呈现飞涨。西雅图没有实施租赁控制或者稳定租房市场,基本上房东在租期到期后想将租金提高到多少,就能提高到多少。这大大增加了当地的人的居住成本,尽管西雅图比其它州要早几年大幅提升最低工资水平。该城市的失业率接近3%。

非营利组织Farestart负责人梅根·卡契(Megan Karch)表示,“住房成本日益攀升,不仅仅给那些无家可归、寻找地方住的人带来压力,还给像我们这样的组织带来压力。”Farestart致力于培训人们从事餐饮行业的工作,运营餐馆来资助它的项目,以及提供免费餐食。25年来,它通过它的项目已经培训了8000人。卡契无法足够快速地培训人们来达到餐馆的工作要求,同时她也发现他们“越来越需要和越来越依赖像我们这样的支援系统。”

“我们认为,我们目前处在无家可归的社区危机当中,我们的社区需要站出来帮助我们解决这个问题。”另一个非营利组织Mary’s Place的执行董事马蒂·哈特曼(Marty Hartman)说道。该组织致力于为困境中的女性、儿童和家庭提供临时住房以及一系列社会和就业服务。(西雅图和国王县其余地区是美国无家可归人数第三多的地区,仅次于纽约和洛杉矶,从无家可归的人的比例来看则排在第六。)哈特曼说,Mary’s Place的客人大多数都有工作,“97%无家可归的家庭至少遭遇过一次无家可归。”该组织旨在帮助解决该问题。

亚马逊与Farestart和Mary’s Place展开了独特且意义重大的合作,这种合作的意义远不止是任何潜在的公关价值。该公司从2015年开始与Mary’s Place合作,在日后要拆除的一家汽车旅馆为200名家庭成员提供住宿。7月,亚马逊将Mary’s Place转移到另一家汽车旅馆。

舒特勒说,在亚马逊2015年公布与Mary’s Place的合作项目后,员工跑来跟他说,“这多好啊;这让我觉得很自豪,”接着还说,“我要如何参与进来呢?”此后数百名员工自愿参与,舒特勒称,由于捐赠物品很多,Mary’s Place的补给中心看起来像是亚马逊的配送中心。

5.从亚马逊的Day 1塔楼向西看周围的矮小楼房

5月,亚马逊和Mary’s Place共同宣布,公司将在亚马逊2020年启用的第三座塔楼内为该非营利组织设立含有65个房间的4.7平方英尺空间。Mary’s Place执行董事惠特曼表示,“我接到了杰夫·贝索斯的电话,他说,‘我想要欢迎你加入这个大家庭,’,我说,‘被需要的感觉太好了。’”

Farestart也受到了类似的提振。2月,亚马逊将它位于其零散的园区北部的、面积达2.5万平方英尺的Houdini North建筑捐赠给该组织。7月,Farestart在那里开设了5家独特的休闲快餐店。它的执行董事卡契证实,Farestart招不到足够的人手,因为它不想从本地的餐馆手中抢走毕业生。“这是一个幸福的烦恼。”她说。

7月,亚马逊宣布分别向Farestart和Mary’s Place提供100万美元的资助。卡契说,“他们在试图普渡众生。”

所有的这些慈善活动听上去可能规模不小,但近20年来亚马逊和贝索斯捐出的钱相对来说并不多。2012年《西雅图时报》刊登了一篇题为“亚马逊在家乡慈善事业上几无贡献”的文章。今年6月中旬,贝索斯在Twitter上征求众人关于如何更多地参与慈善的建议,以Mary’s Place作为一个打动过他的例子。

亚马逊的位置、新出现的社会良心和贡献与它的招聘战略十分吻合:要得到想要的员工,你不仅仅需要提供高薪水,还需要带来良好的生活质量。其近期雄心勃勃的本地企业慈善努力与许多年轻人渴望的社区连接也十分契合,尤其是那些从其它地方来的年轻人。

亚马逊的不断增长在如何创造一个全新的西雅图

亚马逊的第一座办公楼

亚马逊留在市中心,让它的员工直面城市核心的现实状况的决定——不管它变得怎么样,变得如何昂贵——意义重大。Farestart的卡契谈到该组织2003年购买其楼房的故事。人们告诉她,“你得迁到城市以外的地方。”她并没有改变主意,说,“你们没有抓住要点。我们就是要留在城里里,让那些无家可归者能够连接他们的社区,那些在社区里的人能够接触到无家可归的问题。”

亚马逊已经在曾经充斥着廉价汽车旅馆、脱衣舞俱乐部和廉价酒吧的地方兴建起了一座座闪亮的高楼,但它似乎并没有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它周围的社区。(乐邦)

推荐阅读/观看:武汉做网站 https://www.fmg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