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师办补习班 其五旬丈夫猥亵数名女童

发布时间:2015-05-05 14:16:30
女教师办补习班 其五旬丈夫猥亵数名女童

女教师办补习班 其五旬丈夫猥亵数名女童

事发的补习班已经被关停,院子大门紧锁摄/法制晚报深度记者陈威

女教师办补习班 其五旬丈夫猥亵数名女童

在板桥镇中心小学附近还有很多寄宿班,大量留守儿童在寄宿班生活摄/法制晚报深度记者陈威

法制晚报讯(深度记者陈威)河南驻马店市板桥镇五十多岁的男子李某利用妻子开补习班的机会,先后对12名小学生实施了猥亵。受害者中最小的8岁,最大的12岁。

近日,《法制晚报》记者从驻马店公安机关了解到,目前李某已被刑拘,检察院也已经批准逮捕。

在这些被猥亵的小学生中,大部分都是父母在外打工的留守儿童。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我国农村约有留守儿童6100多万,占农村儿童37.7%,占全国儿童21.88%。“父母不在身边,孩子缺乏教育和保护,这些都滋生了不法之徒的邪念。”一位河南省公安厅的警官说。

案情 女教师办补习班丈夫猥亵数女童

板桥镇位于驻马店市驿城区,家喻户晓的国家大型水利枢纽工程板桥水库即坐落于此。而距板桥水库直线距离不足2公里的中心小学旁,却发生了教师家属猥亵小学生一案。

2015年2月4日,正是学生进行期末考试的时间,在距离学校大门旁的一栋两层门面房内,犯罪嫌疑人李某被公安机关抓获。

据法晚记者了解,李某50多岁,退休在家,妻子孙某,是板桥中心小学三年级三班的班主任,而补习班正是孙某所建,参加补习的有该校三年级四个班的学生,共30多人,这些孩子大多是家长在外地打工的留守儿童。

多名受害者家长向法晚记者反映,李某利用其妻开设的补习班的便利,多次猥亵和殴打学生,事发后十几名家长到派出所报案。

记者从驻马店公安机关了解到,2015年2月4日,公安机关接到家长报案,迅速组织警力,将犯罪嫌疑人李某抓获。目前李某已被刑拘,检察院也已经批准逮捕。

“犯罪嫌疑人李某,是驿城区的一个退休干部。”驻马店宣传科一个工作人员说。

“李某涉嫌的罪名是猥亵儿童罪,目前案子还未结案。因为案件涉及的都是未成年人,具体情况不便透露。”板桥镇派出所政委褚勇说。

影响 涉事女教师离校领导班子被撤换

提起李某,附近的村民都表示,经常和他见面,李某受过教育,平时穿的也挺整齐,完全想象不出他能对孩子们做出这样的事。“判多少年也不解恨!”

记者调查了解到,孙某开设的补习班是一栋两层的门面房,距离中心小学大门不足30米。案发后,大门紧锁,一层用水泥墙围着,院内一片狼藉。

“我们学校明令禁止在校老师开设补习班,孙某是私自开的补习班,门面房也是后来买的,她开补习班学校都不知道,直到公安把李某带走我们才知道他媳妇开设补习班一事。”板桥中心小学的门卫说。

门卫指着校园内的一栋单元楼说,“孙某就住在这上面三楼,以前经常碰到她,现在出了这事之后,就再没见过她。说是有精神病了。”

“李某是个科级干部,驻马店师专毕业的,应该是有心理疾病,说是缠着学生的眼,然后往学生嘴里放。补习班是孙某瞒着学校私设的,跟学校一点关系也没有,家长还到学校来闹。”门卫补充道。

据学校门卫介绍,李某猥亵女童的事情发生后,其妻孙某在学校内引起了公愤,学校的校长及领导班子都撤换了,连跟孙某搭班上课的老师都调离了。

“李某被抓之后,孙某也不在这教书了,以前的校长因为此事已经处理了,我是春节之后刚调过来的,具体的事情不太清楚。”如今主抓学校全面工作的李校长说。

关于板桥镇中心小学领导班子被撤换一事,记者从驿城区教育体育局也得到了证实。

“案发后,领导对此事很重视,并且作了严肃处理,中心小学的领导班子全部撤换。”田姓工作人员告诉《法制晚报》记者。

寄宿班面临关停

留守儿童无处去

记者在板桥镇中心小学采访时发现,该小学附近开设有多家民办寄宿班,学生多是留守儿童。

一位在学校旁开设寄宿班的负责人说,“板桥小学目前没有寄宿班,外出打工的家长没办法,只有放在我们这里。发生此事以后,说是三天内让我们的寄宿班也关闭。”

“可我们没法关啊!有些孩子的家长能联系上,有些家长只有放寒暑假来接时才能见到,关了之后孩子们去哪儿?”该负责人有些为难地说。

听说要关掉寄宿班,很多家长也犯难。把孩子放在寄宿班的孙先生说,“我们夫妻都在温州打工,家里老人行动不便,我们家离学校远,没法接送孩子,只能上寄宿班。如果把孩子带在身边的话,孩子上学又是个问题,我们只能把孩子放在老家。”

探访 担心孩子无处去家长避谈怕丢人

在被李某猥亵的女童家长心里,也有跟孙先生一样的担心。受害者小雪(化名)也是父母在外打工的留守儿童,小雪的父母向记者坦陈,其实把小雪放在老家他们也不踏实:“如果跟着我们出去,很难找到学校,即使找到了,也没那个条件,将来孩子考试也是个问题。把她放在老家担心,带走又不现实,唉!”

“孩子那么小就发生这事,我们不敢说,说出去丢人,对孩子将来也有影响。”小雪的父母说。

记者采访中发现,像小雪父母这样有着“丢人”顾虑的家长并不少。在记者寻访受害者时,找到了另一名受害者家长,家长则矢口否认孩子受害一事。

“我是后来才知道,原来在这经营超市的老头,他孙女也是受害者,春节后就把店转让了出去,到现在再没见过他。”经常在一家超市旁摆摊的村民说,这种事发生在农村,往往都是躲得远远的。

父母不常在身边不法之徒易作案

“父母长期不在身边,孩子缺乏正确的判断与引导,再加上农村思想保守,事发后‘遮羞’思想普遍,都选择了逃避,并且很多留守女童在受到性侵害后不懂如何及时向家长或社会求助,加之受害的女童年龄小,多数选择沉默,案件可能时隔几个月,甚至几年后才被发现。这都会滋生不法之徒的邪念。”河南省公安厅刑警总队的一名警官说。

据透露,被李某猥亵的儿童有12名,因一个小女孩回家后不停哭,家长询问后此事案发。

记者注意到,此类事件在当地已不是第一次发生,半年前即2014年9月,就有媒体报道,河南驻马店泌阳县(板桥镇原属泌阳县管辖)罗沙坡一乡村男教师,利用身份上的便利,在不到两年时间,先后对30余名小学女生实施性骚扰和猥亵,最小的5岁,最大的也未超15岁,受害者同样多为留守儿童。

“如今,各类侵害留守儿童的案件频发,越来越多的罪恶之手伸向了留守儿童,希望有关部门能够重视起来。”一位在教育系统任职多年的老师说。

现状 母亲留家父打工担心生活变拮据

“本来打算过年再回来的,出了这事我和孩子的爸爸就马上赶回来了,原本是想让孩子参加补习班提高点学习成绩,没想到却把孩子推进了火坑。”受害者小雨(化名)的妈妈气愤地对记者说道。

小雨妈妈告诉记者,孩子在补习班期间,经常被李某打骂,身上被拧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还威胁孩子不让告诉家长。

在小雨家里的客厅位置立着一块黑板,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有小学算术题。事发后小雨的父母不敢再让孩子去外面补习,于是就在家里帮助她补习。

小雨家是当地农民,父母长期在广州打工,往往只有在过年过节的时候才赶回来,小雨的生活起居都交给年近七旬的奶奶打理。

“班上有30多个同学,受害的有10多个。”受害人小雨在一旁小声说。

在记者采访时,小雨始终坐在一旁,不停地抠着自己的衣角,偶尔抬起头发现记者在看她时,她慌忙又把头低了下去。

“出了这事对孩子打击很大,以前挺活泼开朗的,现在也胆小不爱说话。从过完年到现在我都没再出去打工,专门在家里陪着孩子。”小雨的母亲哽咽着说。

但一家人还需要赚钱维持生计,无奈之下,小雨的父母只能分开,父亲回到广州继续打工,母亲则暂时留在家里陪伴小雨。“就她父亲一个人在外打工也不是办法,家里生活上肯定就差不少,等孩子情况好一些,我们再想办法吧。”小雨的母亲说。

统筹执行/朱顺忠 文/深读记者 陈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