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岁小伙患精神分裂走失 环卫母亲流泪呼唤(图)

发布时间:2015-04-14 16:22:20
25岁小伙患精神分裂走失 环卫母亲流泪呼唤(图)
谈起走失的儿子,环卫女工禹大姐忍不住流泪。 见习记者 刘美行
谈起走失的儿子,环卫女工禹大姐忍不住流泪。 见习记者 刘美行
特征:下巴和鼻梁各有一道疤痕
特征:下巴和鼻梁各有一道疤痕

  披着笨重的棉袄,冻得红红的脸颊,52岁的环卫女工禹大姐每天穿梭于大街小巷,寻找她的儿子穆超。禹大姐的老家在吉林,多年前与儿子来大连务工,儿子穆超今年25岁,患有间歇性精神分裂症。1月23日,禹大姐下班回家后,发现儿子穆超离家出走。整整一个多月,禹大姐一直奔波在寻找儿子的路上。 25岁小伙走失杳无音讯 禹大姐的老家在吉林榆树,丈夫身患残疾一直在老家养病。为了多赚钱,补贴家用,多年前,禹大姐只身来到大连,做起了环卫工,负责大连三八广场附近的清扫工作。禹大姐的儿子穆超,此前一直在老家干电工,禹大姐并没有发现儿子有何异常。

  前年冬天,穆超来到大连投奔母亲。母子俩在大连中山区昆明街附近租住了一处房子,为了生活,赚钱帮衬家里,穆超来大连后一直在饭店打工。“他干过好几家饭店,最后一次打工是在东港附近一家海鲜饭店。”禹大姐说,儿子走失前的一个多月,曾经给她打过电话,说饭店里有人老欺负他,他不想再干了。

  禹大姐说,自从儿子从饭店离职后,经常自言自语,精神也有些恍惚。担心大连高额的医疗费用她无力承担,就将儿子送回老家,让家人带着儿子去医院看病。医院的检查结果显示,穆超患有精神分裂症。本打算让儿子在老家治疗,可没过多久,穆超又从老家跑回了大连,经过治疗,病情比较稳定。

  提及儿子的走失,禹大姐也十分自责。儿子穆超从老家回到大连后,禹大姐因为工作早出晚归,并没有足够的时间照顾他。1月23日,禹大姐上午6点从家出门,9点钟给儿子打电话,提醒他锅里有饭记得吃。“打电话的时候,他还好好的,说自己已经吃了饭。”禹大姐说,晚上7点钟她回到家时,发现儿子就已经不在了,拨打儿子的电话,通了一声之后就关机了。至今有一个多月,穆超一直杳无音讯。

  儿子走失时身上有部手机

  自从穆超走失之后,禹大姐每天一边工作一边沿街寻找着儿子。担心儿子受到惊吓会跑到角落里,禹大姐甚至走遍了大连地区的各个山头,但始终没有一点消息。2月18日除夕夜,别人家里灯火通明,举家欢庆,禹大姐一个人在大连的出租房里以泪洗面。“别人家里过年团聚,而我一个人在街边找孩子,儿啊,你快点回家吧!”说起这些,禹大姐又忍不住流泪。

  记者了解到,穆超的精神疾病偶尔发作,不发病的时候交流完全没有问题,还可以给家人打电话发短信。禹大姐说,穆超走失前几天,曾说自己的衣服和鞋子臭了,自己给了儿子500元钱,让他去买新衣服和鞋。穆超走失时,身上有一部手机,500元钱,以及身份证。穆超走失后,禹大姐去派出所报警,但并没有查到穆超有使用身份证的记录。

  为寻找到儿子,禹大姐找人打印了寻人启事,记者看到上面写着,“必有酬谢”。在与记者的交谈中,禹大姐不停的掏出手机,她渴望手机突然响起,听到儿子久违的声音。“他知道自己叫啥名,还知道我的电话,如果他清醒过来,一定能给我打电话。”禹大姐说。

  禹大姐的儿子穆超,今年25岁。身高1.7米,大眼睛方脸。走失前上身穿黑棉袄,衣袖上有白条,下身穿牛仔裤,脚上穿蓝色烫绒休闲鞋。另外,穆超的脸部下巴和鼻梁处各有一道疤痕。因穆超患有精神疾病,经常会自言自语。记者 孙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