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考改革启动 公安改革提速

发布时间:2015-05-08 00:13:58
驾考改革启动 公安改革提速

《新闻1+1》——驾考改革启动 公安改革提速!

解说:

自学自考,自主预约,驾照考试改革,年内开始。

腐败,还有机会吗?

湛江纪委相关办案人员:

有钱就上(岗),送钱就上(岗),不送钱就下(岗),这样一种局面。

解说:

110多项公安改革,正在推进。

公安部副部长 黄明:

一些改革的措施,是跟自己较劲,有些改革措施是对自己开刀。但是我们的态度非常坚决。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驾考改革启动,公安改革提速!

董倩 主持人:

晚上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有这么几个数字,截止到2014年底的时候,我们国家机动车驾驶人数量已经突破了3亿人,这个机动车包括摩托车、大卡车,也是小轿车。其中小型汽车驾驶证的驾驶人达到了1.8亿,这个“1.8亿”数字是十年前的20倍。“1.8亿”这样一个数字的背后,既然你驾车,自然要有驾照。但是在我们国家取得驾照的唯一一个方式就是要通过上驾校学习才能取得驾照。而这么多年以来,关于上驾校这个问题,存在着很多人们的非议,说这里面有的地方很多环节都是充斥着腐败。那么对于有车本的人来说,想达到这个目的,自古华山一条路,你就只能忍气吞声,很多事情见怪不怪。但是,恐怕在未来这种局面就要被打破了,因为一项改革马上就要进行了。我们先来看发生在昨天的一条新闻。

解说:

小型汽车驾驶人可以自学,可以直考,可以自主预约考试,也可以异地考试,这是昨天全国公安机关改革办主任座谈会上透露出来的消息,而且这些改革年内就要开始。

“马路杀手会不会更多”的担忧声;“学车费用与房价比翼齐飞”的抱怨声;“驾校垄断可以破除”的点赞声;面对这项舆论已经关注多年的改革,我们可以听到不同的声音。据媒体了解到,“驾照自学自考改革”的试点工作,有可能在今年7月铺开。面对这条消息,南京市民钱家发,应该感到高兴,因为他为此还打了一场官司。2012年8月,钱家发的侄女小苏跟他学会了开车,并向南京市车管所申请驾照考试资格,但是,却遭到了拒绝。

南京市民 钱家发:

叫我外甥女写个申请,学的驾驶,并且自学了交通安全法,然后又申请了机动车驾驶证的考试,我们去了几次,都说等领导批复,他觉得责任通知单,告知我们,我们没有经过驾驶培训,不符合条件,后来没办法,我们决定起诉他。

解说:

2013年1月21日,遭到拒绝的钱家发向法院提起诉讼,状告南京车管所行政不作为。然而,一审、二审,钱家发均败诉。

钱家发:

驾照自学放开的话,就是大势所趋,我们当时告他们,并不指望能告得赢,主要起到社会能关注,给政府一个压力,来推动驾校的改革,这个目的也达到了。

解说:

去年11月24日,公安部副部长黄明向外界表示,公安部将推动机动车驾驶人培训考试改革;并且提出了五方面的关键环节:“一要公开,接受社会监督,确保公平公正;二要开放,转变政府职能,整合社会资源,提高供给能力;三要脱钩,打破部门利益藩篱,斩断或明或暗的利益链;四要便利,给予学员更多选择权,更好地便民利民;五要提高培训考试的质量,把好道路交通安全的源头关。”也在这一天,公安部交通管理局在其官方微博,就“驾考怎么考”开始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

今年3月30日,深圳首先进行“驾考自主预约”试点,政策一实施,就引发了社会的强烈反应,“深圳超10万人抢约驾考自主预约系统瞬间瘫痪”,有的考生甚至从30日零时就开始刷屏。“每秒钟的约考人数超过300人,甚至400人”,这似乎也从另外一个方面,折射出了这项改革的必要性。

深圳市车管处考试科 副科长 徐瑛杰:

截至3月30日,在我们互联网上所有科目有登录、注册报名的接近16万人,这种数量我们还是预想到的。

解说:

然而,根据媒体报道,深圳车管所政秘科副科长李洋也直言,“深圳积压的考试学员约有56万人次,这主要是由于驾培学校的无限制招生导致。”如今,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面对驾考考生申请热度不减,深圳市车管所也在改进自己的工作方式方法。

徐瑛杰:

交管局根据我们所有库存学员的信息,让学员通过自己的身份证可以直接登录注册,他手机校验码的方式也可以等学员预约成功以后,如果你取消考试,我们会有对你有一个冻结期,就两周以内不能再约。

解说:

来自深圳车管所的信息,目前深圳积压的考试学员约有56万人次,这主要是由于驾培学校的无限制招生导致。如今,驾考改革,“放”字为先,顺应了公众的期待。接下来,就看各地的实施。

主持人:

这么多年了,不是所有的人都愿意去上驾校然后取得本子,但是只有这一条路,你不去不行。人们对这种过去的这种改变的呼声到底有多强烈,我们接下去看几个民意调查就知道。设置题目是这样设置的,驾照考试可以自学直考,你会?点赞是81%。

第二个问题,如果驾照可以自学直考的话,那么自己预约你会选择吗?86%的人选择。

第三个问题是这样设置的,如果你觉得目前驾照考试乱象是什么样?认为很严重的人是71%,认为严重的人是14%,这两者相加也超过了80%。连续通过这三个问题就可以看到,选项都是在80%以上,这个人非常多,应该说人们的选择可以说明一切问题。也就是说人们特别希望能够自己去学习,自己去考试。接下去我们就连线一位专家,他是交通部管理干部学院的张柱庭教授。张教授你看,刚才我们通过几个调查可以看出来,人们迫切也这样一种需求,但问题也出来了,如果可以自学自考的话,原来存在于驾校的,比如说有练车的空间,有教练专门帮你练车,那么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是自学自考了,但你总不能让这些人在大街上去练习吧?配套问题您觉得相应怎么解决?

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教授 张柱庭:

我想对公安部门实施的这项改革的措施,我本人也是要先点一个赞。因为过去出现的这些问题,实际上反应了我们国家在驾驶员培训和考试问题上它出现的一些模糊的认识,这个认识包括我们制度上的认识,也包括我们大家平时对待这个问题的一个看法上的认识。那么这里面,我觉得培训它是一个企业行为,考试它是一个行政行为,或者说它是一个行政许可行为。所以从制度上看,应该首先是要实行培考分离的。那么我们国家这个培考分离是要分两步走的。

第一步分离,是要把考试交给公安部门实施,把培训资格交给了交通主管部门来管理。这一步,实际上是实现了政政分离。也就是说政府部门之间的分离。

那么第二步分离,是要实现实质内容的培考分离。也就是政企分离,就是要贯彻行政许可法的规定,公安和培训的企业要从培训和考试的连接点上彻底的分离。

主持人:

我打断您一下。张教授,您刚才说了两个分离,就这一次即将进行试点的改革方式,一方面对于考驾照的人来说他多了一项选择,不像过去一样非要走驾校了,如果这些人选择了直接去预约考试的话,会对原有的驾校,对它的利益格局形成什么样的冲击?

张柱庭:

这里面的冲击是指的过去培训和考试这两个环节,一个企业行为,一个考试行为。那么过去实际上出现了公安交警把考试的报名收费工作交给了企业,所以形成了企业行政化。那么考试又变成是一个企业化,所以这样就导致这两个政企打断了骨头连着筋,所以出现了刚才我们看到的那些问题,这就不奇怪了。

主持人:

张教授过一会儿我们会有更多问题请教您。我们知道只要是改革一定会触及一部分人的利益,这一次即将进行驾考的改革试点又将触动谁的利益呢?我们继续关注。

解说:

数据显示,我国机动车驾驶人数量,已经突破3亿,位居世界第一,而且这背后,还存在着庞大的驾考待考学员。当前,公众想要获得驾照,必须通过驾校培训和车管所考试这两个环节。而其中所存在的问题,也一直被舆论所关注。

近日,广东湛江驾考受贿案二审判决。湛江市车管所原所长梁志雄,因为受贿224600元,最终获刑10年。特别值得重视的是,在该案调查过程中,共有39名涉案考官主动上缴了高达2100余万的红包。这一案件,也让公众看到了一本机动车驾照的背后,存在着极易导致腐败的漏洞。

早在2013年,这起湛江驾考黑幕曝光之前,这里的驾考科目就已被明码标价,其中桩考科目100元;九选科目小车200元,大车300元;路考科目300元。这些价码可不是驾考收费标准,而是车管所考官们索取“红包”的标价。这些钱早已在考生中,成为了公开的“潜规则”。

根据调查,这些钱都是学员通过驾校教练,以所谓的“考试费”转交给考官。如果学员不给这笔钱,则有可能无法通过驾考。

湛江纪委相关办案人员:

根据通过的人数,按照“潜规则”的标准,教练在考官的车里面,或者在跟考官吃饭的时候交给考官的。

解说:

在湛江车管所,只要有考生上场,考官们每天都有钱收,因此有涉案考官表示,自己都记不清收了多少钱。而这也让车管所的考官职务成了香饽饽,所以为了获得更多监考机会,受贿考官又对车管所所长梁志雄行贿,从而形成了一条学员、教练、考官车管所利益链。

湛江纪委相关办案人员:

变成有钱就上(岗),送钱就上(岗),不送钱就下(岗)这样一种局面。

解说:

类似情况,不仅广东湛江。去年二月,当地法院对河北石家庄车管所共21人沦陷的驾考腐败案做出3到10年的判决。石家庄车管所与湛江车管所有着极大的相似性,其中所长受贿近300万元,21人共受贿接近3500万元。

除此之外,在全国各地,有的因为考驾照的人数增长过快,超过当地考试能力,需要排数个月的时间才能参加驾考,因此在驾校和车管所中间又能衍生一些违法违规现象;而有的则是驾校管理松散,学员不给教练送烟、送红包就会被减少学车时间,甚至通不过考试。这些乱象,已经存在多年。

主持人:

其实刚才张教授也说到了,在学车这个问题上,长久以来政政不分,政企不分。我们不妨看一下,在学员、教练、考官和车管所之间,本来应该是一个非常清晰的学习的链条,一个取得驾照的链条,但是这么多年下来成了一条非常完备利益的链条。接下去我们要继续请教张教授,刚才您说存在种种问题,那么这一次即将实施的这种让学员有可能自学自考这样一种改革,它在多大程度上能够遏制住目前存在的这种腐败?

张柱庭:

首先,它从制度上给我们明确了一条,培训它不是考试的必备前置条件。换句话说,强制性培训不能成为考试部门指定的一个工序,这样从制度上切断了考试和培训之间的连接点。我想这是一个最好的基础。

主持人:

您有没有这样的担心,因为现在比如说有一些人他可以摆脱这个驾校,不见得非要培训,我可以直接和车管所联系约考试时间。但是如果有这样一种新的选择,那中间一定要有配套的设施,比如说刚才我说到的,需要有用练车的地方,需要有教练,像原来学校里的教练,但是会不会你摆脱了这个驾校之后存在这种新的配套,会形成一种新的利益空间,因为他毕竟最后还是要和车管所打交道,有这种可能性吗?

张柱庭:

直接去考试的话,它前面的培训并不是来报名的必备条件,所以这样会切断考试跟培训之间的利益链条,这个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带来新的问题可能是考试的原有的这些人员、设备,等等,他们满足不了考试人员的需求。

第二,考试人员的压力和风险会更大。因为过去他毕竟是在驾校里学过一下,他们多多少少摸过车,多多少少考过试,在那学习过。那么现在只考,你这个考试官要面临的考试难度会更大。

主持人:

但是张教授您知道在以往存在这样一种受贿,比如说当考车的人去考本子的时候,他会去给考官钱,他认为如果我给了你钱的话你会保证我过。现在虽然摆脱了驾校这一关,但是如果还要和考官打交道的话,这种利益会不会还仍然存在?

张柱庭:

存在的可能性是有的,但是现在规定的考试办法,是要在考试环节全程录像。因此他在直接考的环节会有监控。但是我们不能摆脱他在考以前的利益问题。另外,我想要告诉这些考试人员一个问题,现有的安全责任制规定,新手三年内出事故是要倒查你责任的。过去有一个驾校,你可以往驾校推,现在直接考试,你这个责任是没有地方推的。所以我要告诉考试员,廉政考试是避免自己风险最大的一个基础。

主持人:

感谢张教授。现在我们要未来即将要进行的这种试点改革,应该说这是一个涉及人群非常大,而且利益涉及非常深的这么一项改革,那么这项改革是在昨天全国公安机关改革办主任座谈会上透露出来的。在这次会议上,包括这个改革在内涉及到的改革是110多项,之所以触及到这项改革是因为它和很多人都密切相关。是不是能够把驾照这次改革改好,应该说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试点,因为它能做好,也意味着其他100多项改革也能做好。我们继续关注。

解说:

全面深化公安改革,共涉及110余项举措,已全部落实部领导责任、分工到各警种和部门,今年9个方面的重点改革任务,也均已签订责任书。根据任务分工,逐项研究制定任务书、路线图、时间表,明确每项目标进度。今年还将就驾驶人培训考试、跨省异地处理交通违法等多项改革任务,开展试点。有评论认为,这标志着从今年2月正式启动的全面深化公安改革,已经按下了“快进键”。

公安部副部长 黄明:

提升人民群众的安全感,提升人民群众的满意度,提升公安机关的执法公信力,这也是我们全面深化公安改革的根本目的所在。

解说:

全面深化公安改革,同公众生活息息相关。其中,户籍制度改革,一直是公安改革的“重头戏”之一。

农民1:

喜欢要城市户口。

农民2:

不想要。

农民3:

城市户口没工作,不如村里有地,不如种地。

解说:

去年7月,由公安部参与的《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意见出台,目标是:取消农业户口与非农业户口性质区分,全面建立城乡统一的户口登记制度。事实上,从去年开始,户籍制度改革、车检改革、公安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等多个领域,都取得了重要进展。

公安部副部长 黄明:

开放就是能放开的坚决放开,能下放的坚决下放;第三就是脱钩,公安机关不能和利益挂钩,这次改革明确规定,公安机关要与驾校、检测机构等经济实体脱钩,斩断利益链,打破潜规则,从源头上防止腐败,还利于社会,还利于民。

解说:

众所周知,今年是我国全面深化改革的攻坚之年,其中,公安改革能不能在一些关键领域和难点问题上取得突破,影响巨大。

黄明:

一些改革的措施,是跟自己较劲,有些改革措施,对自己开刀,但是我们的态度非常坚决。

主持人:

自考驾照的改革,只是公安机关要推行的110多项改革中的一项,但是就是这一项,我们就能够看到其中的应该说这是一个多硬的骨头。接下去我们连线北京大学的王锡锌教授。王教授,通过自考驾照这一项改革,您怎么看公安机关即将进行的这110多项触及到民生,也触及到他们自己核心利益的改革?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王锡锌:

首先我觉得这次深化公安改革,应该说它的力度和态度都是值得肯定的。如果说这些改革,要我来分析的话,他们涉及到主要的像现在警务,像法制公安,像服务公安,这三个方面是最关键的。这些关键的改革,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让人民公安真正回归到人民的属性。通过改革,让我们想起公安这个形象,就能感觉到他是可亲的,他是可敬的,他是可信的,同时是可依赖的。所有这些改革其实都在指向这样一个公安形象,在社会中,在民众中形象的再构造。

主持人:

王教授,刚才公安部的副部长黄明也说了,他说公安机构是不能和利益两个字有任何联系的,但是恰恰过去经验,使人们感觉到公安机关,比如说驾考里面有一些的确在里面有利益,但是现在的改革就是要和自己改革,就是要和利益脱钩,但是和利益脱钩它会有多难,您怎么看待它未来即将面临的难度。

王锡锌:

我觉得任何部门,今天可能都存在一个把监管管理利益化的这样一些问题。所以整个的政府管理体制改革都存在这个问题。那么公安的改革,的确像您说的涉及到这个利益。那么这个利益里面,如果要克制它,防止走偏的话,我觉得有几个,一个是改革的目标要非常的明确。比如说像驾校的改革,现在目标可能还是不够清晰的,到底能不能够驾考分离,这个目标还需要进一步明确。

另外一个,这些明确的目标必须要对社会公开,这样好监督好考评。

第三,上级的改革综合统筹非常重要,这样使得部门的改革虽然由部门来进行,但是最终的截住应该有领导部门里统帅,这三个方面可以防止这种部门我的改革变成一种走样,或者说在时间的流逝当中慢慢的失去原来的方向和目标。

主持人:

非常感谢王教授,今天我们说到这个问题,实际上牵涉到一个公安机关如何和自己过去拥有的一些利益要脱钩,也就是放权和让利,这个权也好,利也好,也就是说怎么把应该给市场的还给市场,应该给人民群众的利益还给人民群众的利益,话是好说。但是真正做起来的时候,这真是一个硬骨头,要仔细的去啃。